相关报道

在双氧水中重生


——访杭州临安精欣化工有限公司汪永超先生
本刊记者:王超  江占磊
 
    编者按:他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用辛酸和汗水“塑造”了食品级双氧水这个“新生婴儿”。如今,“婴儿”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毋庸置疑,她的未来一片光明。我们在享受这些美好的事物的同时,也酝酿着了解和分享“婴儿之父”的创业经历的欲望。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让我们听听他的讲述吧!
    许多人都在“征服”食品级双氧水的途中趑趄不前,举步维艰,甚至无奈的选择放弃……而他只是一名普通的本科生,外表似乎也没有惊人之处。但是面对困难,他却表现出常人无法想象的“勇敢”、“执着”和“冷酷”。正是凭着这股不服输、不甘碌碌无为的精神,他取得了令人歆羡的成就——1999年,他成功研制出食品级双氧水,填补国内空白;2002年,由他主持研发的“国家863超净高纯双氧水”项目通过了评委的评审;2005年,杭州临安精欣化工有限公司的年生产量达到5000吨……
    他就是现任杭州临安精欣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汪永超先生。我们很难想象,神采奕奕、气度儒雅的他,竟是昔日与食品级双氧水肉搏的“斗士”。
    即使是“斗士”,他也应该遵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不成文的规定吧?但是那年,已经33岁的汪永超先生,依旧孑然一身。而且他还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大动作”——卖掉房子,把全部资金投入到极有可能是徒劳无功、贻笑大方的食品级双氧水的研究当中。他想追求什么呢?想单枪匹马挑落食品级双氧水吗?他又如何面对外人异样的目光和亲戚朋友的责问的呢?他怎么凭借一个本科生的力量,就斗胆把国家863项目承担下来的呢?他最后又是凭借什么走向成功的呢?……这一系列的问题驱使我们去寻找“神秘”的主人公。于是,《乳业导刊》与现任杭州临安精欣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汪永超先生有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我们杭州临安精欣化工有限公司是国内第一家专业研发生产食品级双氧水的企业,目前的生产能力是5000t/Y。”汪永超先生显得很自豪,“我们的产品质量达到了国外同类产品的先进水平,在无菌食品包装、水产保鲜、饮用水、食品化工等领域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而且我相信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乳品企业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
    汪总的信心十足是有理由的。因为他们生产的产品很独特,而且功能很优越,同时每吨的价格比国外同类的产品低数千元。这样物美价廉的产品如何不使人“垂涎三尺”?尤其是我国的许多乳品加工企业,他们已经受够了进口食品级双氧水的高价和运输困难的折磨,他们对国内自主开发、生产的食品级双氧水可谓望眼欲穿。在这个“欲穿”的时刻,汪永超先生带着他的产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他很温和,很精神,只是声音略带沙哑。但这并没有影响他对自己一手研发的产品和创办的化工厂的阐述:98年开始研究;99年正式投入生产;2000年注册成立了临安精欣化工厂;2005年变更升级为杭州临安精欣化工有限公司;2005年的年产量达到了5000吨……
    当然,杭州临安精欣化工有限公司的诞生和发展,并没有这么简单。它也是经过“冰与火”的考验,才成功的逃离了死于胎腹的厄运。“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感到一些后怕。”汪总感慨不已。“能够熬过来,甚至有今天的成就,我觉得自己很庆幸。我感到,这可能与我的家庭、小时候的生活环境和我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
    汪永超先生是在农村长大的。他对农村的一草一木都深有感触,他知道自己必须坚强和勤劳,才能走出大山。也许正是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一直鼓励和激励着他,使他不断的努力和前进,因此才有了今天的“精欣化工”。在他的记忆深处,苦的感觉像影子一样跟随着他,即使考上大学后,他也没有摆脱这种感觉。从某种意义来说。正是“苦”锤炼了他的意志;正是“苦”催化了他的才能。也应了那句名言: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然而,他怎么知道自己就是“斯人”呢?是什么支撑着他的呢?首先,以苦为乐的精神。汪总的回答很实在。毫无疑问,他从小就“享受”这种与众不同的待遇。所以对“苦”已经习以为常。——“身浸其中,其实自己感觉不到特别的苦,甚至是一种快乐。”其次,兴趣和信念。他解释,如果没有坚定的信念,人就容易半途而废,甚至一蹶不振。而且只要稍微累一些,人好像就要崩溃了。腰酸背痛、食欲不振等疾病接踵而来。汪总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患过”这样的怪病。那是在毕业后分配的一家化工厂里工作的时候。正是在那里,他接触了双氧水。而且在长达八年的工作过程中,他发现双氧水的研发技术在国内还是一片空白。于是,一个不安分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萌发了。“我想开发双氧水这个产品。”他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不过他想研发的双氧水的用途是电子行业用于电脑芯片的清洗,而不是食品级双氧水。因为当时与蓬勃发展的IT行业相配套的一些化学品、化学试剂,如双氧水等,国内还没有。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但是厂领导拒绝了他抛出来的“馅饼”。这对他是一次不小的打击。他的计划,他的抱负,无人赏识,而且可能灰飞烟灭;更糟糕的是,那段时间工作上根本无事可做,整天就是一张报纸一杯茶,这种浪费青春、虚度生命的日子对于一个想做点事情的人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那段日子,他的情绪很低落,整天无精打采,精神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他描述着自己当时的痛苦。“原本内向的性格更加的内向。一天难得听到自己的声音,仿佛自己已经不复存在了。”这种恶性循环,使得他觉得浑身不舒服。甚至给自己下这样的定义:“笨嘴拙舌,脑筋顽固。”
    可是现在,令我们惊讶的是,汪总言谈得体,思维敏捷,从容不迫,丝毫不见“拙舌”的影子。“现在我完全可以跟你聊几个小时,甚至一天。”他对自己的语言的“富有”能力很有必要把握。“但是在当时那种处境和环境中,我是千金难求一字。”也许是汪总的语言被禁锢太久,终于获得“自由”后,自然是“放虎归山”,势如破竹。无论是谈及技术问题,还是人生哲学,或者家常便饭,他都能侃侃而谈,甚至一针见血。他是怎么脱胎换骨的呢?汪总道出了他的密笈:一是积累,然后厚积薄发;二是磨练,然后引领潮流。
    其实,那时汪永超先生也许没有考虑到这些,他只是下定决心以后,就把工作辞了,把原来的房子卖了,然后租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把其中的一间作为起居,另一间当实验室。他就在这样设备简陋、资金缺乏、人力不足的情况下,开始了不可思议的双氧水研发工作。可是他并不这么认为:凭着我以前对双氧水的接触和了解,我相信我能够解决双氧水的高纯度这个技术难题。我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或者想做一些事情的话,别人是很难说服的;而且对于自己的目标,从来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他就在别人的嘲笑、讽刺和怪论下,在所谓的实验室里搞了一年。在这一年里,他始终有一个朦朦胧胧的信念,觉得自己能够成功。当然也对失败有所准备,毕竟当时国内还没有人搞出来。而且曾经有很多教授学者都在这里止步不前了,放弃了,所以可以预见难度会很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本科生而已,”汪总笑了,“没有充足的资金和像样的实验室,很多地方根本没法跟别人比,因此我更有理由承受失败。”虽然已经做好了迎接“失败”光临的思想准备,但是具体的问题产生后,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首先,他很快就身无分文了,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不仅难以继续研究下去,而且连温饱都解决不了。虽然他已经开始厉行节俭,但是让人苦恼的是,两三天吃一顿饭还是耗去了不少资金。实在没办法,他只好向朋友告借度日,然后一边加紧研发工作。他的一位老乡来看望他时,也被他这种疯狂的工作精神和“葛朗台式”的节约方式所感动,同时又哭笑不得。因为汪永超先生那时已经三十出头了,已经是而立之年,可是他没有钱,没有房子,没有自己的家庭。一天到晚就围着那些瓶瓶罐罐转,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汪永超先生自然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但是没有得出结论之前,还是神秘一点。一则避免别人打扰自己;二是有利于保护产品的专利。这两点他都做到了,而且在一年之后,他的“闭门修炼”就有了成效。他研制出来的样品通过了检测,但是还不能批量生产。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他一时拿不定主意了。
    “其实,我也很矛盾,”汪总表情平和的说道,“我想过申请专利,我的朋友也劝我申请专利。但是我考虑到当时中国的实际情况,还有我的实力和技术等各个方面都很薄弱,如果申请专利,专利局必须公开这项技术。我担心一旦公开后,很可能会招来一批有实力和竞争力的生产者,成为他们的垫脚石。我不想成为先烈,虽然很多时候,第一个搞创新的人,一般都很悲壮,但是,我希望自己不是。”他顿了一下,仿佛要表明内心的决定。“为什么不去自己生产呢?我突然有了想法。如果我能达到一定规模的话,我就不会害怕那些小打小闹的公司,甚至是大的集团。”
    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汪永超先生又变得坚强和无畏了。恰好他的几位朋友也对他的技术和想法感兴趣,而且表示要在资金上全力支持他创办工厂。虽然他还有些担心,但是经不住朋友们的挑动,最后也同意了,不过在创建前,他还是冷静的告诫他们:可能不会风调雨顺。事实也证明了他的忧心,由于生产工艺技术还不完善、对市场信息把握不够和经营不善,导致一开始就陷入危机当中,结果不到一年,二位朋友就相继离开了。汪永超先生不愿放弃,只好一个人苦苦支撑着濒危的工厂。“为什么放手呢?”汪总解释道,“因为我属于那种对于一件事决定前会反复考虑,甚至显得有点‘优柔寡断’,一旦决定后会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即使失败也无怨无悔的人。开发双氧水时几乎也是这种心态。虽然十万块钱的债务对我老说,是一种非常大的压力,但是我想即使失败,我一辈子也还是能还清的。而且我相信只要观念和方向正确了,尽管目标还很朦胧,成功应该不会太远。”
    虽然如此,但是资金筹集起来非常困难。因为银行无法贷款,所以他只能依靠借钱来维持工厂的运行。这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像他这样一个“知识分子”,面子总是很重要的,他宁可忍饥挨饿,也不愿低声下气。可是这次,他却豁出去了。也许是这种“拼命”的、无所畏惧的精神,才成就了他今天的一切。“困难是暂时的,”他就像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对战争的残酷总是轻描淡写。“并不可怕。任何事情,难得有一帆风顺的!重要的不是困难,而是你采取的方法和策略。如果你找到了突破口,而且投入足够多的精力、人力、物力,你就能体会到‘暂时’的滋味。”
    在工作上的困难也许是“暂时”的,但是婚姻的困难似乎是“长期”的。虽然他一直都在追寻,想到一个志同道合、能够相濡以沫的伴侣,但是总是不能如愿。不是对方的要求太高了,就是彼此的差距太大,很难创造出共同的东西,最后不得不遗憾的分开。当然,这很大部分原因应“归咎”于汪永超先生。因为在93、94年的时候,中国的经济发展如日中天,这样遍地是黄金的机会,汪永超先生既然不会“检”,反而在化工厂里艰难的度日。因此就不能责怪女方调三检四了。其实她们的要求也合乎情理:要么有钱——婚后日子就舒心惬意了;要么有好的工作——多挣钱才能更好的建设温馨的家庭;要么有房子——这是基本的条件。三者之一都能成婚,否则免谈。汪永超先生当时刚好在“免谈”之列。而且他的年龄看上去似乎没有“大器晚成”的迹象,所以迟迟不能找到另一半。这对他的自尊心和精神都是很大的打击。还有实验经常失败的困扰等,简直是祸不单行。庆幸的是,他自我调节情绪方面控制得很好,把许多压力化解了,甚至化成了动力,才使他顺利的度过了难关。
    可喜的是,在对双氧水的攻坚战中,他“收获”了自己的妻子。那一年他刚好研制成功。这种巧合仿佛是上天的赏赐。而且“1999”似乎暗示了“久久”的期待终于有了结果。春风得意的他更是踌躇满志,先是注册成立了临安精欣化工厂,结束了我国不能批量生产高纯度双氧水的历史;接着亲临乳品企业和食品机械企业进行推广工作;然后“公车上书”北京食品添加剂的专家和有关部门,希望能得到双氧水的使用标准的说法。
    “实际上,这不仅仅是我们的问题。”汪总略显无奈的说道,“标准的问题在整个食品行业都很普遍,几乎成了企业发展的一块心病。但是,作为一个企业,它不可能等到法制完善后,再来发展自己的事业。那样它会失去很多的机会,甚至导致企业最终走向瘫痪。我认为,标准、制度本身完善的过程,也是需要促进的。而通过我们的研发、实践和客户的使用等等,可以促进法规、法律的进一步完善,同时也使我们的市场更加的健康和充满活力,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
    这是我们,包括消费者都愿意看到的。可是,由于生产力发展太快了,生产关系总是跟不上,因此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像一些标准、法规、法律,已经不适合现在的发展了,甚至完全的落后了,但是它还昂然挺立,目不斜视。这种“傲慢”导致许多企业只能该绕的绕,该躲的躲。很显然,这是不利于市场的竞争和发展的。汪总感触较深的是,国家的法律法规对双氧水添加剂的规定。那是1996年制定的标准,而且一直沿用到现在。这是不可思议的。即使它制定的时候合理的,但是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它还以不变应万变,显然是不行的。而且它还规定,在整个食品行业当中,只有牛奶和豆腐干可以享受一定量的双氧水,其他的食品都是看客。试想一下吧!食品行业这么广,双氧水本来有用武之地的,但是现在,即使它有通天的本领,也只能伺候牛奶和豆腐干了。因为法律法规就像紧箍咒,已经把它箍住了。可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双氧水的使用都是非常环保和科学的。它在我们的食品行业是非常受欢迎的。“而且我们的专家学者也指出,”汪总激动的说道,“食品级双氧水是属于食品添加剂的范畴的。它是食品添加剂中的助剂。就像盐酸、硫酸、氢氧化钠等等一样,它只是作为食品加工过程的一道程序。最后通过清洗、去除,都洗掉了。然而,无论是消毒、杀菌,还是环保方面,双氧水都比其他的添加剂更有优势。因为它非常的高效、彻底、快速,而且无残留。”
    可是,如果不是这个行业的人,可能很难搞清楚食品级双氧水与添加剂的关系。我国的执法部门有时候也糊涂了。尤其是发生了太仓病死母猪肉肉松事件和巨能钙等事件后,大家都对双氧水“刮目相看”。当然,双氧水并没有引发“地震”,也,没有像巨能钙那样受到“重创”,反而使它得到了人们的关注,甚至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这很像明星的绯闻,媒体越爆炒,明显的知名度越高,追求者越多。但是,我们不是鼓励各种添加剂通过“绯闻”来吸引眼球,从而提升知名度,因为那样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而且助长了恶性的竞争。如果能通过正常的手段来促进标准、法律、法规的完善,那才是众望所归的。
    目前,各种食品加工的国家标准的制定工作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食品级过氧化氢的国家标准制定工作由杭州临安精欣化工有限公司和有关部门共同承担,相信不久,我们期待的新的标准就会出炉。当然,有了新的标准并不意味着企业的发展道路就畅通无阻了。企业的发展、成功是包含很多的因素的。对此,汪总发表了自己独特的见解:“如果说我今天比较成功,或者发展得比较好的话,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的学习和思考。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思考,努力汲取先进的知识,然后把自己的思想融入到企业当中。当然,还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不生搬硬套别人的发展模式。”
    虽然杭州临安精欣化工有限公司的突飞猛进还有待时间来考验,但是一个拥有“思想”的企业,它注定要引领潮流、扬名国内外。事实也是如此。目前,除了进口的双氧水以外,他们的产品与国内的同类产品相比,无论是种类、质量,还是技术,都处于领先地位。而且在大的技术方面,他们完全可以与国外的企业互相媲美。另外,他们的优势还体现在国情的了解和根据目标客户的需求来生产产品。而且随着技术不断的改进和完善,他们的产品也逐步向多元化发展,已经面世的有HSP1-30%、35%食品级双氧水,HSP2-35%乳品无菌包装专用食品级双氧水,JX-30%等等。“我们还会继续研发,”汪永超先生并不满足,他冷静的分析着眼前的情势。“我们有自己的优势,我们能为食品加工企业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和为更多的中小型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那年,我们的产品第一次在媒体亮相时,比我们更欣喜和高兴的是食品加工行业。他们大有相见恨晚之势。为什么呢?因为大家都知道双氧水的杀菌、消毒效果很好,而且安全、环保。可是食品加工企业不能使用工业级双氧水,所以只能进口食品级双氧水,而进口的费用又很昂贵,这让一些中小型食品加工企业左右为难。这时,我们为他们带来了意外的惊喜,帮他们摆脱了‘缺氧’的痛楚,这对食品加工企业来说是一场‘及时雨’吧!”
    “及时雨”其实就是客户的需求,正是抓住了客户的需求点,才使他们的企业飞速的发展起来。这对其他企业来说也不例外,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企业的发展就事半功倍。可是要解决客户的需求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必须对这个行业、这个领域非常的熟悉,而且还要有很多的实践经验,你才能把它做好。无论是大型企业,还是“纳米”企业,它们的发展和壮大都离不开客户的需求,没有需求,就无所谓发展。当然,需求只是必要条件,不时充分条件;企业的发展还需要管理、企业文化、人才等因素。汪永超先生十分重视对员工和人才的培训,他认为智力投资其实是成本最小,也是收益最大的投资。因为毕竟,企业竞争的核心,说到底就是人才的竞争。关于人才,他的理念是:企业与人才和员工是一种相互合作的关系,而不仅仅是一种雇佣关系。
    汪总正在苦心经营他的用人理念。他很愿意去改变人们根深蒂固的“雇佣”观念,如果这样做可以带来“合作”的话。汪总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人才与合作“联姻”的重要性,但是“妆奁”的分量似乎左右了媒妁的天花乱坠的嘴。要想让这张嘴发动,让她的舌头跳起舞来,企业就应该为人才提供展示的空间,让他们的能量得到“蒸发”,从而铸造精彩的人生。那么,合作是不言而喻的。事实上,汪总深谙其中的道理,并为之付诸行动。我们相信他的努力会得到理解和丰厚的回报……

    汪永超:男,1966年出生于浙江临安,198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学专业。从1988年至今,他一直从事双氧水的研发工作,并与上海的一家公司合作,率先研制出国产食品级双氧水;曾经主持“国家863超净高纯双氧水”研发项目,并任项目组组长。现任杭州临安精欣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专业从事食品级双氧水的生产和推广工作。

来源:《乳品导刊》2005年第12期P9-13

色偷偷超碰免费视频在线观看,色偷偷超碰男人的天堂 版权所有(C)2014
网络支持 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 俺去也俺去啦狠狠啪 著作权声明
企业简介 | 企业文化 | 企业管理 | 发展历程 | 资质证书 | 企业图片
地 址:浙江省临安市龙岗工业园区 浙ICP备05053064号